飞艇计划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英语学习 > 英语写作 > 背景文化 > >

美国“文明冲突论“政治经济背景与欧洲历史文化信仰冲突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歌剧《魔笛》主题变奏序曲(吉他经典独奏):

v.youku.com/v_show/id_XNDQ2OTQ1NjA%3D.html

                                   一、

对于喜欢音乐艺术的人,多听过《魔笛》主题变奏。其优美的旋律,伴随故事的传送,在社会广大音乐爱好者中传播,受到广泛喜爱。

据记载:《魔笛》是一部深具哲理意味的德国民族叙事歌剧。莫扎特1791年根据幻想童话叙事诗《鲁鲁》改编。莫扎特选这样一个剧本,是借它影射当时奥地利封建政权所镇压的“共济会”的复活。……

从这段历史文字表述看,它包含特定历史背景下的有关西方共济会当时活动的诸多内容。

这段的历史背景,涉及共济会在17世纪的欧洲的一些活动线索。当时的历史环境下,资本主义刚刚进入工业化驱动的快车道初期。当时新资本阶层在很多方面具有进步意义。当然,共济会虽然并不代表新资本阶层的全部,但是有野心走向前台的一小部分。他们与传统封建贵族在社会、政治、历史、人文及信仰及至人们行为准则等方面,开展了权力与利益的博弈,整个变迁过程,包括一些战略、方式、手段及具体工作内容及特点。

当时的共济会曾对包括美术音乐哲学及宗教在内的领域,在触及当时欧洲社会人们精神信仰的观念领域,或者说是“观念世界“,做了很多活动。虽然观念世界传统及信仰的遵循与当时政治经济博弈的为基础的物质及制度世界体系的控制,存在诸多不同,但是,这项工作为其于欧洲及全球推行其价值目标,做了重要准备。。而这一首曲子,很优美,主题体现在歌剧的故事叙事上,涉及当时新兴资本阶层与旧贵族阶层在权力博弈中打出的观念主张。当然,乐曲是艺术家世界的升华,本身不涉及政治意识。

当前反思那段历史,值得注意的是,共济会选择的战略主题已非制度体系,而是寻求改变欧洲历史传统文化布局中的观念世界,并寻求主导。因而,其希望触及欧洲社会“观念世界“中人们居于思想与灵魂中的符号。从这个内容上看,他们的工作显得入微。当然,需要注意到的是,音乐家,艺术家的世界与历史文化及社会信仰,可以在观念世界与人们完成沟通,乃至行为信仰的重塑。但是,这不是客观历史,是政治家的历史。这些伟大的经典曲目也记录了特定历史背景下触及当时观念世界的人性灵感的创作。

 

                    二、

历史上,当时的封建权贵与新资本新兴阶层中的共济会阶层,在关乎社会处于观念世界的思想准备上有过细致铺垫与激烈的斗争。虽然其性质与1819世纪两个阶层有关政治经济学的论战,性质相同,但内容与行动方式及价值战略并不相同。大卫 李嘉图与马尔萨斯有过五次论战:有关资本与剩余价值存在必要性,它作为商品经济发展的基础的可行性,以及是否存在剥削的论战,两者的内容与表现形式并不相同(见 胡建绩 赵渤 著《西方经济学说思想图鉴》。虽然论战触及到欧洲社会传统信仰与行为准则,但是在行动上,他们希望在当时欧洲社会的“观念世界“完成信仰与行为准则的变革,即:欧洲大陆人们所曾经遵循的历史文化传统、宗教与行为信仰(如,以后新资本阶层在反叛欧洲传统宗教信仰后形成的新教及一些主张),当然,这种改变,并非欧洲大陆基于千年历史演变所形成的客观人文历史及信仰,而观念世界“的建构则影响了当时社会基于”观念世界“形成的主观历史。它是借用新艺术美学浸入人们的”观念世界“。因而,它不同于源于各民族基于客观历史文化传承的民族艺术美学。新艺术“美”学在那个阶段有了大发展,它具有观念世界探索的主观性。

就两个事件的性质看,虽然并无本质差别,但是,共济会的工作内容与重点已不再完全局限于传统的政治经济学领域。它甚至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叶,影响了纯粹经济学及管理学是以科学哲学的视角出现,并完成它的构建。当时,包括莫扎特、柴可夫斯基,贝多芬,肖邦等在内的不少伟大音乐家艺术家,被邀请在拟定的主题上进行创作。即:用灵魂拨弄心灵,以观念世界中的新信仰、新观念为社会行为的主导,以触及欧洲传统大陆传统文化布局中的“观念世界“,开启封闭其中并有别于当时政治经济背景的,存在于人们”观念世界“中的基于新的行为与信仰感知的潘多拉魔盒。它引导了新观念新信仰在寂静的欧洲形成。艺术家中的很多人接受了主题创作后,在纯粹”观念领域“探索“触及心灵”的“灵感”世界的工作。共济会借助美“的感知承载故事的传颂,以获得大众心灵共鸣与支持。它影响了与欧洲客观历史为基础的文化传统,形成与其相悖的以观念世界驱动的价值意识的输出,并在当时的社会历史环境下完成完成铺垫。从历史进程看,它不局限于传统欧洲传统文化布局环境下进行这种新价值新与新行为准则的建构。欧洲大陆在漫长的客观历史长河中,经历自然历史发展过程中文化的消亡与发展、不同地区及国家文明融合及新文化的建构,但是,这时,他们与在短暂时期内完成建构的,由“观念世界体系”主导的主观观念打造历史建构的潮流遭遇。两者之间的关系上,与欧洲诸次历史制度变迁相比,可以看出,共济会的这些工作,并不局限于一国一个区域,以及基于物质世界与制度领域的变迁。它更多去触及包括欧洲大陆在内的,通过自然历史演进与延续中所形成的社会传统文化秩序,行为准则、以及大众的“观念世界“中通过传承所秉持的传统信仰。它的这种行动使处于人类文明体系第三层的”文化与观念世界“体系,直接替代到自然历史演变中物质世界与制度世界的作用关系中,并逐渐将全世界卷入到这场保卫与征服的斗争中,逐渐扩散到征服世界不同民族与信仰的传统文化区域的征服与被征服的斗争中。它后来以“普世价值”体现观念工具,试图征服世界不同种族与民族信仰的国家与地区,并基于主观世界来构建这种观念文化。因此,这个问题不仅仅局限于政治与经济制度范畴。因而,自二战至今,它直接影响到全球国家间政治经济及军事关系演进与变革,在征服与被征服,斗争与冲突中,在不同文明之间的关系中显示出巨大问题。特别是在处理世界各民族国家与区域之间的历史传统文明与现代化道路之间的关系上。产生了诸多难以调和的矛盾。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