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艇计划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英语学习 > 英语写作 > 背景文化 > >

“一带一路”背景下西南民族智力资源开发的教育文化思考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提要]古丝绸之路文明孕育了丰富灿烂的西南民族文化,酝酿了底蕴深厚的智力资源,为西南民族社会生存和发展提供了动力和创造力。“一带一路”建设为西南民族地区发展带来新的历史机遇。智力资源联结着文化之根,以教育途径传递丝路文明的薪火,需要在更加开放的格局中构建起“内外互通、和谐共生”的新型发展模式,以开放创新为驱动,加强跨文化、多元化的人才培养;以文明互鉴为方向,开发具有世界意义的民族文化课程体系,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可持续发展的智力支撑。

  “一带一路”是中国政府顺应全球形势复杂深刻的变化,于2013年发起的重大倡议。它对于我国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形成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同时促进各国文明交流互鉴、和平发展等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2015年,中国政府制定并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倡议以“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为主要目标,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主要内容加强沿线国家的合作。[1]2017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演讲中提出,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是人类文明的宝贵遗产。因此,要将“一带一路”建设成为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2]

  中国西南地区作为承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枢纽地带,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一带一路”框架中中国面向东盟和南亚、东南亚区域的战略支点、重要门户和辐射中心。而“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也为地理位置相对边缘、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西南地区带来了从边缘走向前沿、从封闭走向开放的新的历史机遇。西南地区历来自然资源丰富、民族文化多样,历史上曾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经过的主要地带。南方丝绸之路的开放性、多元性和包容性,孕育了西南地区各民族独特的文化个性和创造精神。“一带一路”建设对西南地区的特殊意义就在于,它可以唤醒沉睡多年的“丝路精神”,使其焕发出时代的生命力。

  在“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人才因素无疑是一个关键因素。“一带一路”建设所包含的政策、基础设施、贸易、资金、技术、文化等内容,都需要教育提供人才支撑。[3]然而,当前西南地区在民族智力资源开发方面还存在不足。一方面,虽然人的智力资源被看作人力资源的组成部分而在教育、培训中加以强调,但在理解和实施的过程中,人们往往是从工具理性的意义上来考虑实用知识和技能的传授和训练,忽视了智力资源孕育和生长的民族文化土壤,使智力的后续发展难以适应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和多变性。另一方面,西南地区各省市尚未从“一带一路”的视野和格局中,构建适应“一带一路”建设的教育发展模式和人才培养体系。基于此,“一带一路”背景下西南民族智力资源的开发,应当树立科学的智力观,立足民族文化之根,挖掘南方丝绸之路文化孕育的智力资源,在更加开放的格局中构建起“内外互通、和谐共生”的教育模式,以开放创新为驱动,加强跨文化、多元化的人才培养;以文明互鉴为方向,开发具有世界意义的民族文化课程体系,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可持续发展的智力支撑。

  一、南方丝绸之路文化寻踪

  西南民族传统文化与西南古丝绸之路文化创造的文明有密切联系。从西南地区的人文溯源来看,上可抵达远古时代北方的氐羌、南方的濮越及自东而来的苗瑶等先民部落,并且从青藏高原往东南方向,依次分布着高原畜牧、山地耕牧、山地旱作、山地耕猎、稻作农耕等类型的民族。一些偏远部落,由于交通闭塞、山川阻隔,古朴自然的人文风貌一直保持到最晚近时期。而一些临近通衢要道的民族,则因南方丝绸之路的开辟,发展出灿烂辉煌的文明,从而孕育了丰富多彩的文化。

  南方丝绸之路系指以古蜀国成都为起点,穿越中国西南的四川、云南、贵州、西藏等地,并通往东南亚、南亚、中亚的交通古道的总称。[4](P.1-2)多年来,经过学者们的田野考察和文献梳理,基本理清了南方丝绸之路的三条主要线路:一为通往缅甸、印度的线路;二为通往尼泊尔、印度的茶马古道线路;三为通往越南的水陆兼程线路。三条线路在云南大理交汇,然后往各自方向延伸。

  南方丝绸之路通往缅甸、印度的线路,包括西线灵官道(牦牛道)走向、东线五尺道走向和蜀身毒道。灵官道由成都西至邛崃南下,经名山、雅安等地,至“川滇锁钥”重镇会理,通往云南大理。五尺道自成都南下,经五尺道、贵州威宁、云南昭通、昆明等地,至大理。两条线在大理交汇后,西行经保山、腾冲,通往缅甸、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及中亚、西亚,这就是史书记载的“蜀身毒道”。其沿途有诸多久负盛名的历史文化名城,至今仍是西南经济文化中心。南方丝绸之路中最著名的文明线路是茶马古道线路,该线路分为川藏线和滇藏线,将中国西南与境外南亚、中亚连接起来。川藏线由成都经雅安、康定、西藏昌都等地,至尼泊尔、印度;滇藏线由普洱经大理、丽江、西藏邦达、昌都等地,至尼泊尔、印度。[3]

  西南地区的南方丝绸之路,不仅仅是历代王朝与境外连接的商贸通道和巩固王权的政治通道,也是凝聚和孕育西南地区灿烂文化的文明演进路径。它行进山川峡谷、穿越茂密森林,将沿途珍珠般散落于西南大地的文化区联结成一个与世界相通的文明之路,民族的多样性和文化的多元化,成为这一文明链条上璀璨的明珠。西南诸民族在精神、物质、制度、习俗、生产、生活、交往等方面既相对稳定,又不断交融。诸如节庆、服饰、饮食、建筑、婚丧、歌舞、绘画、宗教、寺庙等风情画卷,构成了色彩斑斓的人文景观,而由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的各民族各部落之手绘制和改造的自然风光,也以不言的情态表达着浓郁的人文意蕴。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理念、人与人和谐相处的淳朴民风和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在这里绵延不断。

  每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化、历史都会受到人们尊重;每一个民族社会成员在自身文化背景中所形成的文化心理与智力特征,是其个体发展的前提条件,也同样会受到人们的肯定和尊重。民族地区的发展,依赖于民族内在的驱动力,而根本的驱动力来自文化力。西南民族文化心理及民族智慧深深植根于古丝路文化之中,不仅使远古时代的经济文化得以繁荣,而且今天,当我们重振“丝路精神”时也必将发挥出巨大的文化力量。

  二、智力资源是发展的第一推动力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