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艇计划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电脑教程 > 工具软件 > 办公软件 > PPT教程 > ppt2010 > >

从毒贩到PPT:汇丰银行的牛排馆大戏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本报记者郝成北京报道

  随着孟晚舟案庭审程序推进,逐步公开的证据文件里,拥有155年历史的汇丰银行,露出了完全不同的另一面。

  汇丰银行高管,曾在一家牛排馆主动约见孟晚舟,后者则用一份PPT,介绍了华为与香港星通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ky-com”)在伊朗的客户、产品、合规要求、合规制度,并如实陈述了华为和Skycom在伊朗的业务。不仅如此,2020年7月,孟晚舟律师团队提交的证据材料显示,这次会面前,汇丰银行始终知晓华为与Skycom的关系。

  这场下午4点左右的会面,发生在2013年8月22日。7年后,那份PPT,成为美国司法部门指控孟晚舟最重要的文件,其认为,孟晚舟对汇丰“隐瞒”了华为与Skycom的关系,“误导”汇丰继续向华为提供银行服务,汇丰可能面临违反美国制裁法律的民事和刑事责任的“风险”,孟晚舟对汇丰构成“欺诈”。

  关于那场牛排馆会面,汇丰银行一直声称是华为主动约其高管见面。而知情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事实上是汇丰银行主动约的孟晚舟。“一般银行约见客户都是通过正式邮件往来,但汇丰银行此次并没有发邮件。”

  更加蹊跷的是,美国的《案件起诉记录》证实,牛排馆会面后,汇丰银行反复索要英文版PPT,孟晚舟随后安排将PPT给汇丰银行。

  知情人士透露,索要PPT的人,正是与孟晚舟在牛排馆会面的阿兰·托马斯(AlanThomas)。这位汇丰银行时任亚太区银行业务负责人,随后转手将PPT发给了该行的风险管理委员会。而那份PPT,变成导致孟晚舟被捕的唯一关键材料。

  一家国际大行,何以有如此行为?这需要人们回到7年前,甚至更久远一些,在走进那间牛排馆之前,汇丰银行面临的,则是为毒贩洗钱的指控,美国司法部门派驻监管……

  汇丰的“毒贩时刻”

  “只要在名字中间加一个字符,比如一个点、一个下划线,那么这笔钱就可以畅通无阻地汇过去。”

  1865年3月3日,汇丰银行在香港创立。名字上,就能看出与中国的深厚渊源——TheHongkongandShanghaiBankingCorpora-tionLimited(HSBC,香港和上海银行有限公司),汇丰二字,则被阐释为“汇款丰裕”。

  1864年,供职于大型船运公司的托马斯·苏石兰(Thom-asSutherland),在沿着中国南海岸航行时,阅读了一篇关于苏格兰银行业的文章,获得启发。他认为,在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及日本迅速增长的贸易活动,正在呼唤更好的、本地化的银行机构。

  汇丰银行官网称,在此之前,托马斯·苏石兰甚至从未拥有过自己的银行账户,但这个年轻的苏格兰人,决定创立一种本地化管理、支撑国际贸易的银行。他以招股方式获得初始资金500万港元(2万股,每股250港元),由此创立汇丰银行。

  中国人更熟悉的,是王槐山、席正甫,两位华人买办。1864年,上海三余钱庄的“跑街”王槐山,挪用客户2000两白银,给回英国筹资的大卫·麦克林(DavidMcLean)做盘缠,年底被发现后遭开除。而大卫·麦克林筹资归来,成功开办汇丰银行上海分行后,出于感谢,邀王槐山出任上海分行首任买办。

  比香港晚一个月开业的上海分行,依靠王槐山等中国班底,不久,营业额便远超香港总行,并逐渐成为业务中心,向内陆扩张。王槐山之后,上海分行第二任买办席正甫更为传奇,其依靠“大单”上位——以盐税为担保,年息8厘,汇丰银行向清廷出借200万两白银,借款期10年。

  后续多任买办,均为席正甫家人。汇丰银行更成为《马关条约》清政府赔偿白银2.3亿两的重要放款人,也在李鸿章、左宗棠清廷重臣政治斗争中明确站队。后世评说,汇丰银行的崛起,离不开其与清廷的政治结缘,当然,从抵押物和回报率看,这更像是“吸血”。

  出身的特点、悠久的中国业务历史,让汇丰银行一度是中国人最熟悉的外资银行。改革开放后,中国商人、企业多选择汇丰银行作为出海的金融渠道。

  但现在,随着孟晚舟案越来越多细节曝光,人们开始用困惑的目光,打量着这位曾经的“老朋友”:在“牛排馆事件”中,汇丰银行对自己的客户,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

  要回答这个问题,或许要把中国人的念旧情感习惯放在一边,在另一场“单纯的”、利益的逻辑里,寻找到答案。

  在孟晚舟走进那间牛排馆时,汇丰银行最大的风波,是为墨西哥毒贩洗钱事件。牛排馆会面的一年前,2012年7月16日,美国参议院发布调查报告,美国司法部认定汇丰银行不是反洗钱不力,而是银行自己参与洗钱活动。

  墨西哥著名调查记者安娜贝尔·赫南德兹(AnabelHernan-dez)发现,当贩毒被严厉打击,贩毒所获得的钱财,却可以轻易洗白,成为贩毒者源源不断的动力,也因此,南美洲的“毒贩战争”持续数十年,死亡超10万人却仍未见终点。银行,是整个洗钱环节中最关键一环。

  “只要在名字中间加一个字符,比如一个点、一个下划线,那么这笔钱就可以畅通无阻地汇过去。”在2010年~2011年担任汇丰银行合规经理的埃夫特·史登(EverettStern),出镜讲述了该行的荒诞:雇用并不具备相应能力的人员,组建风控部门,对美国等下发的禁止通汇的毒贩、恐怖分子名单,视若罔闻。

  汇丰银行是《洗钱银行》(CARTELBANK)的主角,作为Netflixde的纪录片《DirtyMoney》第一季第四集,记者、执法者、汇丰银行前员工等多方出镜,讲述了墨西哥毒枭案中,这家银行的角色——其遍布世界的网点,以及收购墨西哥的银行,均成为贩毒者洗钱通道。

  除上述纪录片外,英文媒体曾连篇累牍报道此事,人们期待通过严惩,来有效震慑、打击金融机构洗钱行为。

  2012年12月,由于涉嫌为贩毒集团、恐怖分子洗钱等违法活动,汇丰银行被美国司法部调查,随后与美国司法部签署了DPA(延期起诉协议),并被监管。协议到期前,其同意在任何调查中配合司法部,“配合监控和持续合作”。汇丰银行前行政总裁JohnFlint曾向媒体透露:“银行中随时有200到400位美国监控人员,他们可以查看银行所有讯息。”

  至此,汇丰银行进入漫长的被监管状态。而那场牛排馆会面,恰发生在被监管8个月后。

  闹市牛排馆会面

  美国的《案件起诉记录》证实,会面后,汇丰银行反复索要英文版PPT,孟晚舟随后安排将PPT给了汇丰银行。

  2013年8月22日下午16时左右,孟晚舟和她的几位同事,走进国际金融中心商场(IFC)的LePainGrilleLaLoggia,一个被华人称为牛排馆的外国餐厅。这里是香港的金融街,高楼林立,距离汇丰银行亚太总部不过数百米。


分享到: 更多